是糖炒苦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水浒】端午特供·粽子

大约可以算大群像!cp内容少且不明显

(不可能108人人都写,尽力写了部分)

时间线错乱,过节就要大家都在!!

甜甜且幼稚!!放心吃!快乐过节!

随机打了几个人tag!打扰致歉!

祝大家端午安康!!


每次到了端午节,大家总要忙活一番,山上的爱吃的不少,会做的却不多。前几日晁盖和宋江吴用商量着端午节怎么过,众兄弟们七嘴八舌吵得堂子里炸开了锅。

史进要包烧鸡的粽子,杨志要包蚕蛹的粽子,武二要包粽子泡在酒里吃…千奇百怪什么样都有。

“兄弟们会做?”

还得是军师,摇了摇扇子冷不丁问了最前面小九一个闭口无言。

他哪会做啊。

再问杨志,杨志瘪着嘴也不说话,后面的几位兄弟暗松了一口气,还好杨制使不会,他们可不想吃蚕蛹的粽子。

最后还是卢俊义,提议了包豆沙的粽子,甜丝丝的大家吃着也新鲜。大家也就都同意了,豆沙好做,众人都可以帮忙,都称赞员外出的好主意。

卢员外偷偷笑,小乙喜欢吃豆沙。

总之就要到了端午节,这日天放晴得厉害,水泊梁山的野鸭子们嘎嘎叫个没完。

柴进一大早就出门去了,红豆张青倒是种了点,但那哪能够啊,且不说喽啰们,就头领们也要有109个粽子吃,更何况有些人一口吃个三四个不成问题。

柴大官人去了附近的集市,红小豆便宜,柴大官人挑了些好的。他向来买些金银古玩,买这些东西也不多见,他也不知道行情,别人也不敢骗他。柴大官人也和气,轻柔问价,隔壁摊上一个买豆子的大呼“就是豆粉!就是豆粉!”倒也可爱。

总归买了许多车红豆,朱贵李逵一路上吵闹着送回了梁山。朱贵还说柴大官人再买东西也该问问他,总是花冤枉钱。柴大官人又折返回去买江米糯米,这会朱贵也跟了同去,看着几车的米,这才放心回山寨。

到底是忘了买线,扈三娘拉了王英又去买的线,用来缠粽子的,王英原本想帮忙包粽子,三娘说他包不好,做的粽子和他一样矮小难看,拉着他就下山买线去了。

粽叶是小七李俊他们水军摘来的,本来杨志和林冲也去找叶子了,听说箬叶包粽子好。可是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后来听军师说才得知这是南方的叶子,北方找不见,也就作罢。

李俊张顺张横他们和阮氏三雄配合着去水泊里摘芦苇叶,芦苇叶宽,是北方常包粽子的叶子。他兄弟三人摘了叶子就爱唱歌,唱得调子好听高亢很有过节的意思。只是没摘一会,就玩起来了,小七和张顺踩着船要赛龙舟,张横拉偏架让阮小五泼了一身水。乱乱哄哄到最后,只有李俊和阮小二勤勤恳恳摘了一船的芦苇叶,笑着看弟兄们浑身湿漉漉地打闹,也不制止。

晁盖和宋江卢俊义想快些加入包粽子行列,如今材料都齐了,是可以开始大干一番了。晁天王干活麻利,他指挥着喽啰们搬运柴大官人买的物什,忙得不亦乐乎。宋江想帮着洗洗粽叶,结果还没洗完先弄了自己一身水,李逵在旁边呵呵大笑,直说哥哥笨,吴用笑着劝宋江去换了衣服再来干活。军师也不怎么会做,不过他细致些,把那片片芦苇叶泡在木盆里,双手细细地洗了,洗出诱人的绿来。这是无聊的事,他却做得起劲,周围很是安静,这样的工作别人都不爱做,因为不热闹。半晌,木盆子里多了一双手,吴用抬眼看,是一清。

卢俊义也想去洗叶子的,他知道自己不会干活,洗叶子是最没技术含量的活了,他得赶紧抢上这个,免得显得自己笨手笨脚。结果让小乙拦个严实。

“主人主人,你就休息,等着吃就是了。”

卢俊义坳不过他,无可奈何地回去坐着,看着院子里还有刚换好新衣服同样被花荣按在椅子里的宋江,两人对着发出苦笑。

院子外边可是忙活,顾大嫂孙二娘正在淘米,武二在旁边一个劲地问能不能用酒洗米。孙二娘嘟嘟囔囔地让武二别添乱,武二嬉皮笑脸地要往盆子里倒酒,孙二娘生气要拍他,又看见施恩在一旁乖巧小心地填了一句。

“就给哥哥加点酒吧。”

孙二娘一下子就没脾气了,乖孩子谁不喜欢,无奈倒了点酒在缸里,看施恩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也勾了勾嘴角。

这边洗红豆的也有不少人,花荣秦明就在洗红豆,索超说红豆要搓一搓才能洗得干净,两个人在盆里搓着豆子,秦明就抓了花荣的手。

“我抓错了。”

花荣撇嘴一笑,懒得搓破他这点小心思。

红豆洗好要蒸熟,李逵忙活着烧水,一阵阵烟雾升起来给他热得厉害,他喜欢这个差事,这个差事热闹。咋咋呼呼的有时候忘了添水,朱贵就无奈得再后面舀一瓢水倒进锅里。

“锅都开了,豆子怎么不来!”

李逵大喊,吵得角落里洗叶子的吴加亮和一清道长皱了皱眉,半晌相视一笑又轻抚了水里碧绿的叶子。

“谁送豆子的?怎么回事?”

是朱仝和雷横送豆子,雷横让喽啰们把豆子先拿去秦明花荣那里洗好再送过来,一着急就结巴起来,喽啰们做不利索。朱仝在一旁看小老虎急得要跳起来,心里想着真可爱,忘了那边李逵等着豆子上锅。

好容易把豆子蒸熟了一些,李逵因为心急手碰了锅沿,烫出来好大一个包。没办法,被宋江勒令退下别捣乱,安道全从后面出来给李逵敷药。

李逵看休息区这边倒是自在,乐和唱歌给兄弟们加油鼓劲,这边萧让写了首诗纪念一起过节的美景。

“哥哥…你…你豆子…”

雷横来找李逵手里拿了碗黑乎乎的东西,李逵一看就知道自己蒸过头了,赶忙扭转攻势说听不懂雷横说话。雷横一着急更结巴了,朱仝闻声赶来。

“你这黑厮,豆子蒸过了,蠢笨!”

李逵也没话回怼,忿忿不平地动了动,又让安道全教训一通。皇甫端倒是来的快,他拿了那碗不能用的豆沙说可以给马吃,马儿也应该过节。

前院还在忙活,豆子整好了应该捶打成豆沙馅了。这部分主要负责人是鲁智深林冲和杨雄石秀,杨志也在这帮忙,他偷偷地扔了混进来的枣子。

洒家最讨厌枣子,你们不让我吃蚕蛹,我也不让你们吃枣子。

鲁智深力气大,捶的豆沙沙沙绵软,林冲也要捶,鲁智深却不给他舂子。

“教头省点力气,你往里放糖就行。”

林冲也不和他争,就坐一旁放糖,细细的白糖撒进红豆沙里,很治愈的声音。然后再搅匀在一起,满满一碗甜豆沙就好了,鲁智深趁人不备拿了筷子挑了豆沙放林冲嘴边,林冲爱吃甜的,不过他不好意思偷吃,自己帮帮他。

“多谢师兄…”

林冲笑着张嘴吃了,很细腻的甜,甜得胃都暖起来了。鲁大师也是,看林冲眉眼弯弯,甜得他心都热了。

“林教头怎么偷吃?”

石秀在桌子对面打趣,看林冲不好意思的笑,自己也笑。杨雄说让他快点碾碎红豆沙,他却不想使鲁大师这样多力气,他偷个懒也没事,红豆沙还有些颗粒,也好吃的紧。

“哥哥也尝尝,林教头都偷吃了。”

杨雄皱着眉看石秀夹着的一块豆沙。

“不吃…我不爱吃甜…我不…唔…”

石秀趁机就塞他嘴里了,甜得不那么厉害,但也是甜,很有层次在嘴里周转。好吃。石秀暗暗发笑,哥哥爱吃甜,还不好意思说。

红豆沙还没来的及包进米里就少了很多,董平求的林冲拿走一碗,说要给张清吃。林冲看他可怜兮兮的,心里好笑,也不知道他又哪里惹张清不快,心下可怜就给了他一碗。关胜将军也来,说要给摘叶子的水军们那些过去,他们太辛苦了,大家都知道主要是为了张横。张横兄弟最爱吃这些甜食,也答应了。

还少了一碗,时迁偷的,史进发现,偷偷在角落里分赃。

然后就是包粽子,小乙是这个行列的,本来卢员外也是。他非要来挑战自己,结果包一个洒一个,让燕青笑着推回去了。宋江聪明一些,他知道自己做不好,所以直接不来,转身去帮晁天王指挥柴进买来的新米新豆子。吴用想来帮忙的,公孙胜已经洗叶子洗累了,他懒散得很,半靠着吴用。

“歇歇吧,这么多人干活呢。”

吴用想了想,把身子往一清那里偏了一偏,让他靠着舒服些。

“好。”

说回包粽子,小乙做什么都极好,他包的粽子好看体面,胖乎乎得可爱。呼延灼也在包,包了两个就使大了劲,倒是捏破了好几个,也只能收手。武松也在帮忙,他做得倒是不错,可是做得太慢,因为基本上都在教施恩了。

“这算啥,要是做饼,我做得更好。”还有吹大话,逗得施恩看武松一脸崇拜的纯真表情,和空气里豆沙江米的味道一样甜。

刘唐也是包粽子,这家伙劲很大,适合缠粽子,把粽子缠结实了才能保证一会散不开。

徐宁可能是这里做得最快的,他向来工作老实可靠,包的粽子规整,数量也多。包粽子和教枪棒一样,板着一张脸,伸手又拍了来偷粽子的时迁一掌,看时迁皱起来的脸又想起来今天过节,这才别扭地解释道。

“还没熟。”

单廷珪和魏定国是最后一步煮熟粽子的主力,本来这活也是李逵的。可是他因为烫了手做不得了,就换他两个人煮。魏定国烧火,单廷珪添水,两个人很有默契,在水雾腾腾中相视一笑,粽子快快就出锅了。

戴院长是把粽子搬进堂里的主力,他腿脚快,煮粽子的大锅在院子里,离忠义堂有些距离。他走得又稳又快,粽子到堂中时还冒着热气。

戴院长一波一波地送粽子进来,忙活完的也陆续进堂来,戴院长又下山去叫那些爱玩闹的水军上来吃粽子了。

白胜刚才赌钱去了,一直没干活有点不好意思,专门拿了酒瓢来分酒。杨志嘟嘟囔囔的。

“你就不能换个活干。”

吴用和公孙先生一起回来,两个人闲散了半日一身轻快。一清道长甚至拿叶子的茎脉编了个手环,套在军师手上。公明哥哥和晁天王是最后回来的,他们安顿好了最后一波喽啰们。

哥哥们回来了大家就可以开始吃粽子了,第一个粽子让小乙抢了,大家都高呼头彩的时候燕青却剥好了递给卢俊义。

“主人吃。”

卢俊义笑着舀了一匙子粽子放在嘴里细细嚼了。

“小乙也吃。”

看得铁牛酸得咂咂嘴,自己也想给公明哥哥剥一个结果又把另一只手也烫了。害得刚吃上粽子的神医安道全骂骂咧咧地又提了药箱子来敷药。

宋江一边笑一边吃自己的粽子,却在里面吃出一点银两,大家这才知道是柴大官人放的好彩头,都说公明哥哥有福气的。

后来晁盖哥哥也吃出了银两来。

堂内欢声笑语,推杯换盏声热闹不绝。

吴用抬头向外看着替天行道的杏黄大旗,闻了鼻尖甜腻的豆沙清香,笑得难得开怀。

今日过节,还是吃饱饱饭好。

举杯招呼大家共同庆祝。

“端午安康。”

评论(62)

热度(224)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