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糖炒苦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秀雄】现代 买小狗吗

石秀×杨雄  央水新水均可

开新cp啦,有点幼稚的风格

六一节礼物嗯嗯嗯

傻了吧唧小甜饼,极速短打

祝大家看得开心!


“先生?买小狗吗?”

杨雄从来不进宠物店,他是刑侦大队的队长,对血泪伤痕黑暗见识颇多,小动物在他眼里太过脆弱了,他没兴趣。再者,他太忙了,没时间养小动物。谈婚论嫁同理,所以他一直单身。

石秀看着进来的杨雄,好像闯入了什么新世界一样,睁着眼四处打量宠物店。

石秀好笑,放下手里准备托着去洗澡的狗崽,上前在这高壮的呆汉子眼前晃晃手。

“先生?买小狗吗?”

杨雄这才回神,他瞅了眼跟前的店主,年纪轻些。长得是极其阳光的模样,一件奶黄色的T恤上印着小狗头,应该是工作装。看他一双眼睛丝毫不掩饰地玩味瞅着自己,嘴角还挂着点点笑意。

没来由的,杨雄脸热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一个大男人来买小狗,会很幼稚吧。

“咳…不买小狗…买袋狗粮…”

石秀回身去柜台上找着,嘴里还问“是什么样的狗,多大了,常吃什么牌子?”

杨雄看石秀垫脚去够货架上的狗粮袋,T恤上台露出一块雪白的腰肌,晃了杨雄眼一下。

他上前扶了石秀,帮他拿了狗粮袋子。

“我也不清楚…你看着拿吧。”

杨雄确实不知道,这狗粮是他帮人买的。自己快四十岁的年纪,有着旁人蛮羡慕的工作,就是终身大事始终定不下来。母亲催了无数次,介绍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和杨雄见面,杨雄都见过了,但确实没点心动的感觉。

倒不是他这个年纪还期盼着什么真爱,但是杨雄还是不想把这事操之过急,等等吧。等什么呢,他也说不清楚。

前天母亲又推了个女孩过来,头像是个卡通小和尚,叫潘巧云的。听说是大学的实习老师,教宗教学的,也不清楚。杨雄这两天忙的厉害,加了好友简单寒暄两句也就搁置了。但这个潘小姐太过热情了,她非要约着吃饭,杨雄也就答应了。

“杨队长来的路上会路过宠物店吗,能帮我捎袋狗粮过来吗?”

配了一个甜甜的表情包,挺让人没法拒绝的。

杨雄一面觉得麻烦,一面答应了她。否则自己也不会来这个宠物店。

石秀看这个客人有些呆呆的,外表却冷的厉害,这样的反差让他心里痒了痒,拿了两袋狗粮递过来。

“这个吧,幼年狗和成年都可以吃。”

杨雄也看不明白,拿袋子装了,又掏出手机来单手开屏要付款。

“多少钱?”

石秀也拿手机出来。

“店里收款机坏了,加我好友吧。”

杨雄皱了皱眉,他觉得付款码也是可以用的,没必要加好友。可是第一时间要到了,虽然那个潘小姐他实在无意,但是迟到总是不好。第二,看着眼前的店老板年纪不大,笑得两颗小虎牙露出点点尖来,眼睛直勾勾地瞅着自己,像个小太阳一样。心里没来由的空了两拍,扫了码。

一只小狗的头像,很可爱。

“杨雄。”杨雄拿了狗粮转了账就走,他快迟到了。

“我叫石秀!哥哥下次再来!”店主在后面高声叫着,旁边的小奶狗唔呜嗷嗷的回应。

杨雄指尖定在那狗狗头像旁边,算了留着吧,狗狗头像挺可爱的。改了备注名字“石秀”。路上咂摸了一下,“哥哥?”什么时候的关系。

和女性相亲约会是杨雄最讨厌的事,眼前的潘小姐尤其。她长得真的不错,明艳的模样,娇滴滴的声音,还算有礼貌的行为。但是杨雄就是浑身不自在,这顿饭吃的真是浑身难受。

“杨先生还真的买了狗粮啊,我就说着玩的,你这样放在心上。”

杨雄听闻了,心里有些无语。这潘小姐说话一定要这样拐弯抹角吗,有什么话直说不是很好。就像,就像“买小狗吗?”,直直接接的叫人听的明白多好。

想到买小狗吗,杨雄脑袋里又平白出来下午的那个店主,叫石秀的。长得也像一只小狗,阳光可爱,会扑倒你乖乖叫两声的那种。

“杨先生笑什么?”

杨雄突然发现自己走神了,看着对面羞红脸的潘巧云,杨雄后知后觉的害怕。自己在想什么啊,一面之缘的店家,他怎么记挂起来了。潘小姐不会以为是笑她吧,看她那副神情,一定是了。

杨雄摆摆手,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出来。


本来杨雄以为自己不会再和石秀又联系了,毕竟他没有小狗要养。


过了几天,杨雄打算和潘巧云说一声,也算好聚好散。结果一看微信,潘巧云就发了消息过来。

“杨先生,我把我的小狗放到你上次买狗粮的宠物店剪剪毛,你下班没事能帮我带过来吗。”

又是甜甜的表情包。

杨雄血压都要上升了,他不明白自己和她怎么就亲近到这个地步了。可是,宠物店。杨雄迟疑了一下,把小狗扔在那里也不好,算了,再去一次。

“好。”杨雄回了一个。

“哥哥你来啦?”

宠物店里还是只有石秀一个人,他今天清扫狗舍,没穿上衣只是套了一个围裙,若隐若现的。杨雄一进去看了这一幕就受不住了,心不受控制地跳个没完。

石秀还一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模样,他摘了手套就拉杨雄挑狗粮。杨雄连忙摆手阻止了。

“我是…来取小狗的。”

石秀抬头看他,杨雄不知道怎的,觉得石秀也像一只小狗,在他心口轻轻啃咬着。

“哥哥有小狗?”

“咳咳…不是…叫潘巧云的,我帮她拿。”

一瞬间,石秀的表情就垮下来了,没什么掩饰的。杨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不开心了。

“哦哦,那只泰迪啊,等等我给哥哥拿。”

杨雄支应着,看石秀去了后面,手里不自觉地摩挲上货架上的一款金色的项圈,是给大狗狗套的,尺寸很大,做工也精细。在项圈中部有一个小铃铛,发出轻轻的铃声。

手机铃声吓了杨雄一跳,他甚至忘记了放下手里的项圈。

电话是局里打来的,前几天的案子有了进展,要求杨雄即刻回去一趟。

“哥哥有事?我帮你送!”

杨雄刚挂了电话,就被身边突然出声的石秀吓了一跳。

杨雄不好意思地看了石秀两眼,他确实着急,把狗狗扔在店里也不合适,要麻烦石秀吗?他手里还攥着那个项圈。

“…可以吗”

“这有啥!我帮哥哥送!地址给我。”

石秀很爽快,杨雄也就不墨迹了。他把潘巧云的地址发给石秀,很感激地拍了拍石秀的肩膀。

“多谢你了,我忙完回来找你,请你喝酒。”

石秀忙忙答应下,笑得很开心。杨雄扯扯嘴角,这孩子真好哄。这才想起来放下手里的项圈,急急忙忙地往局里赶去。

他走的匆忙。没看见身后的石秀对着项圈露出的笑容。


杨雄忙到后半夜,凌晨一两点的街上没什么人。他打开手机,发现潘巧云说了个谢谢。语气有点冷淡,想回个没关系才发现他把自己删了。杨雄皱了皱眉,自己得罪她了?还是石秀得罪她了?莫名其妙,石秀怎么会得罪她,那个孩子。杨雄暗笑一声,像个小甜瓜的…狗狗?

石秀不一定在店里,可是杨雄还是去店里了。他答应了要请石秀喝酒的,他想去试试看他在不在。

石秀确实在,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

看到杨雄的一刻,石秀的眼睛更亮了一点,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哥哥哥哥,快进来。”

杨雄进来看石秀一脸得意的笑,也不知道怎么了。

“啊哥哥,泰迪我给你送到了…潘小姐~不太高兴…我可什么都没干…”石秀看杨雄盯着自己,连忙解释道。

杨雄揉揉太阳穴,自己可能是太累了,居然觉得石秀身后生出尾巴一样摇来摇去。

“没事…不必管她”

“那就好那就好。哥哥干嘛来了”

杨雄盯着活蹦乱跳的石秀,一时语塞,真这个点去喝酒吗?

石秀瞅杨雄不言语。自己慢慢走上前去,把杨雄环在玻璃门和自己中间。

杨雄想到他们出警时候的一种监禁,没来由的。

石秀还是笑,笑得甜极了。

“哥哥,买小狗吧?”

杨雄还没搭话,突然感觉自己脖子上扣上了一个硬物。低头瞅去,是自己下午把玩的项圈,乖乖地卡在自己的脖上。

手足无措,也没发火,就愣愣地瞅着石秀。

石秀又向前了点,真像小狗一样蹭蹭。

“哥哥,买个小狗吧。”

评论(9)

热度(47)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