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瓜君子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季汉人,诸葛亮是信仰

【鲁林】吃颗软糖

鲁智深×林冲 央水参考

又是写鲁林的一天

是个无脑甜饼!就是吃糖的意思!

为我今天早上写刀子道歉

520要吃甜甜的!(确信)

祝大家看的开心!



话说那日鲁智深和武松杨志几人一起在梁山下闲逛,其余人争论玩笑不休,鲁大师一个人在前头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

突然见脚边草丛里隐隐有着包东西,红粉色的一包,在绿草丛里显眼的很,见他们都不曾注意,鲁大师躬身捡了起来。

是个摸起来很怪的东西,硬也不硬,软也不软,鲁大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这一小包东西粉红花哨,里面还是鼓鼓的,好像有些颗粒装着,软乎乎的。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鲁大师倒是认得这包上有个桃子,是水蜜桃的模样。也来不及想这桃子是如何到这小包东西上的,就揣在怀里了。

是个新鲜东西,洒家虽然不知道,林教头说不定喜欢,拿去给他看看。

鲁大师知道林教头先前喜欢些书本摆件之物,想必对这些新奇东西会喜欢得紧,就拿来讨他欢心。

武松杨志见鲁大师也不知拿了什么就急匆匆地往林教头那里赶,也是见怪不怪。

“鲁大师有啥好东西都往林教头那里送。”

武松笑咪咪地打趣,杨志点点头。

 

“教头教头,你看洒家寻来什么样的好物。”

今天天热,又闲来无事。林冲中午原本身上懒得很,觉得外边吵闹厉害,就躺在榻上休息。现如今刚刚醒过来,就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和叫喊声从远处切切实实地传过来。

是鲁智深。

林冲笑着半坐起身子来,也不下床,就歪着头笑着看师兄兴高采烈地进屋来。

“这样的天气,教头怎的就躺在榻上。”

林冲也不客气,于是刚刚醒过来的脑子还不那么清明,只是微红着脸瞅着大和尚坐在榻边。

“林冲刚刚睡醒,师兄做什么来,这样高兴。”

鲁大师心里被他看得痒得厉害,林教头在东京的日子给他平白镀了一些书生气,礼法极其周全。他曾经劝说过,兄弟之间不要如此客气,他也不听,往常总是恭敬有礼,倒不比今日就懒洋洋地就这样靠在床榻边上。倒显得亲昵可爱。

连忙伸手出来掏出藏在怀里的那包东西。

“教头你看,这是何物。”

 

且说这包东西原本是一包软糖,怕不是平行世界里有同时段的少儿游客去往梁山时掉落的,是一包水蜜桃味道的软糖,原本不是什么新奇事物。只是这包糖果居然错了平行时空的限制,掉到了大宋时期的鲁大师这里,他们又哪里晓得这塑料包装的小食品是何物。

 

林冲也拿了这物仔细看,也想不清楚这是何物,就在掌里细细摩挲起来。

“我也不曾见过这物,里面好似还有东西。”

说着就连扯带撕的破了这包糖果的包装。

霎时间,包内的桃子香气顿时充盈起来,桃子味道原本就香甜,这现代化浓缩的香精味道更是猛烈势头。林冲刚醒,对这香甜的味道扰的有些口渴起来,伸手捻了一颗软糖。

是桃子的形状,小巧可爱的艳粉红色,甚是诱人。

鲁大师对甜腻之物并不喜爱,这股子香甜气让这大和尚觉得有些腻,不一会也上头了,又看林冲夹了一颗粉红的小东西细细看着,竟然也像林教头的唇瓣一样红艳。

大和尚偷偷吞了吞口水。

林冲看了鲁智深一眼,“应该是种吃食,味道这样甜腻。”说着将那颗软糖放在口中。桃子的甜腻味道在口中爆开,口齿之间全是桃子的香气,林冲细细咬着,他却没吃过这样的东西。东京之前有些软糯的糕点,也是这样的触感,然则没有这样弹牙,不过是一粒这样小的东西,怎能这样香甜。

林冲想着又去拿了一颗,拿舌去勾这颗糖果,一面想要将它咬开来,口齿暗自使些力气。

鲁大师只是看着林冲吃糖,见他眉头浅浅名字的,好像要做什么大事,一张小嘴微微开合,唇瓣就好似刚才那颗颗桃子的小东西,红艳异常,再加之这波波香甜的气息。大师只觉得自己要把持不住,他想吃着糖果,眼前的糖果。

林冲一连吃了好几颗,突然想起来师兄还在旁边,见他就愣愣地盯着自己,发觉自己已经把这包桃子味道的吃食吃下小一半了,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想起来这吃食是师兄找来的,更是赧然,于是拿了颗糖递到大和尚嘴边。

“师兄尝尝,味道不错的。”

鲁大师就着林冲的手衔了那颗糖果,胡乱嚼了几下就吞下去了,糖精的味道充斥着鲁大师不喜甜食的口腔,鲁大师只得皱皱眉。

“洒家倒觉得不好吃。”

林冲一听连忙拿了一颗放在口中。嘴里还在咕噜着。

“师兄觉得不好吃吗?林冲倒是觉得香甜,别有味道。”

突然口被堵住,大和尚欺身上来,卷走了林冲口里的这颗糖果,一面压着他的唇细细亲吻起来。林冲的唇瓣软,上边还带着盈盈水光,却实在比糖还要甜一下,好像那桃子香气已然沁入林冲的皮肉之下,满口浑身都发着桃子的香甜气,好不可口。

林冲只得应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师兄今日这样突然猴急,他也是一愣,只觉得自己口中那丝丝甜味都被师兄一一吸了去,现如今却还是甜得发晕,甜得发热。

可能是刚才吃了太多。

过了一会,鲁大师才起身离开林冲,放了已经比那桃子还要红艳粉嫩的林教头喘上两口气,看他眼眸带着柔情蜜意地怒瞪自己,吞了口里的糖。

“这颗倒是香甜。”

林冲一推鲁大师,又好气又好笑。

“师兄哪里学的这些浪荡本事,没个正形。”

鲁智深只是呵呵地笑着,一面去解林冲松垮的寝衣,林冲掩着面笑,容许了师兄白日宣/淫的意图。

“师兄,天还尚早,师兄就忍不得了。”

鲁大师被这甜腻弄得头脑发晕,解不开这几根带子,嘴里也打趣着林冲。

“怎的不说教头平白无故勾搭洒家?”

林冲浅笑一声。去摘师兄带着的佛珠,却听得门外有脚步声,连忙推了鲁智深一把。

“师兄有人!”

还不等再说什么,李逵就敲门叫嚷起来。

“林教头在吗,铁牛路过这里,讨口水喝。”

鲁智深气愤地去开了门,见李逵一脸无邪地立在门口,只觉得气也无处撒,怒哼了一声进来吧。

李逵却还是天真无邪的模样。

“鲁大师也在?今日好热闹,外边实在太热,铁牛路过林教头的地方,来喝口水…”才刚坐下又絮叨起来“怎么林教头这里更热?”

看林冲才榻上下来,脸颊红得衬着他本来白净的脸面,只是好看得厉害。一面写了林教头递过来的水碗,一面见林教头低头掩笑,又见旁边怒目横眉的大和尚,只是迷糊起来。

“教头脸怎的这样红?是生病了?”

喝了水,却看到边上放的半包糖果,发着阵阵桃子的香甜气息,连忙拿了来,倒在嘴里。

“这是何物,这样香。好呀,教头和大师在这里偷吃。”

鲁大师一见半包吃食都进了这铁牛的嘴里,又听旁边林冲笑得磨人,自己那无处放的一团火兀的就燃起来,挥了大掌就迎上来。

“你这黑厮!”

李逵忙往外跑,嘴里的糖果还没吞下,囫囵着叫嚷着。

“大师…好小气…吃些东西就要打人!”

林冲笑着看这二人跑出屋去,咂咂口中还是阵阵香甜的桃子清香。

评论(23)

热度(9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