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瓜君子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季汉人,诸葛亮是信仰

【双武】只亏欠

高亮:不是cp!!是兄弟情!!

再高亮:天雷武松潘金莲cp

今天520嗯嗯,我小刀一下

其实就是发个疯啦,很短很短


人血和兽血是有不同的。

武松很清楚这些差别。他在景阳冈打死的大虫,死得时候很不老实,它还在低吟嘶吼,好像下一秒就会翻身过来再给自己一口。它的皮毛下渗出血来,流得不那么快,也可能是因为伤口太多了,它的血就是缓缓地淌,带着动物特有的血腥味。

人却不一样。

潘金莲那毒妇死得时候,人是极为安静的,认命一样,她刀口的伤外翻着鲜肉,血是一股一股地流出来。可能是武松当时杀红了眼,看那毒妇倒在血泊里,倒好像是黑色的血。

西门庆死的时候,武松没看他是不是安静,他记得把那禽兽举起往地下一掷的时候,他也大声的呻吟一声,应该是因为疼痛。但是武松没听清,他自己的怒吼盖过了一切。

他怒吼些什么。

“饶你容易,还我哥哥命来。”

哥哥。

远比父亲母亲要熟练的称呼,武松从小叫到大的。怎么说他多爱哥哥,怎么都表达不出来。军师这样博古通今,后来在梁山上武松曾请军师写篇祭文烧给哥哥。可是武松看了,总觉得写的还是不够。

祭文如果一句是一刀,遍布全身的话,他的刀子就是直插心口的白刃。祭文如果是那直插心口的刀,武松的伤却是密密麻麻扯着全身的,渗着血。

都不够,武松想到这里就难过,什么文字也抒发不出自己心口的痛。

“哥哥,我好想你。”

武松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又眼看老猪狗要凌迟后,以为那份痛楚淡了许多。后来才发觉,它像是雨天的脓疮,生疼得厉害,一刀一刀割自己的肉。

武松爱喝酒的,以往喝多了酒哥哥会劝。也不说是劝,先说“兄弟少喝一点,伤身子。”后来又不劝了,好像想开了一样,“喝吧喝吧,兄弟高兴就喝。”前言不搭后语的。在那之后,武松更爱喝酒,喝多了哥哥总会来劝他的,武松就是这样想的。

可是哥哥没回来。

哥哥不在了,武松想起来了。

武松记得那日站在门口看到的白事物什,这样冰冷的白色,和他离去时候的雪一样。总也要好好告个别吧。什么都没有,他不知道哥哥还要嘱咐自己什么,哥哥就走了。

武大郎是不丑的,闲言碎语说他哥哥说三寸丁枯树皮,那都是屁话。小时候,哥哥也是英俊的。武松很小的时候,哥哥也是硬朗明媚的少年模样,他的小手掌包裹了武松的小小手掌。

“牛肉,兄弟你吃。”

哥哥那个时候给他买牛肉吃,自己不吃,武松让哥哥吃,他也不听话,死活不吃。他爱吃炊饼,哥哥老是吃炊饼,让武松吃牛肉。

哥哥不长个子,武松小时候觉得奇怪,哥哥为什么不长个子,自己在短短的一段时日里要抬头看他,随后他就都是低头看哥哥。哥哥逐渐苍老起来,也没比自己大多少,怎的老的这样快。武松想不明白,不想明白。

自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自己打了人,生了事,哥哥就陪着笑脸安慰。那小时候,武松以为哥哥会生他的气,哥哥只是抱着他,够不到自己的头,但还是拍拍后背,好像安抚大狗狗一样,“兄弟别怕。”

明明是哥哥你在发抖啊。

打虎英雄的名声响的厉害,武松回来的时候这样多人扯着脖子看自己。很热闹的地方,哥哥一定过得好。

他知道街坊们,这些长舌妇,没几个好人,尤其那个老猪狗。可是哥哥很开心的样子,他更老了些,他哭了,叫着兄弟。他拽着自己,很好笑,其实哥哥早就拽不动他了,是他跟着哥哥走的,哥哥像炫耀宝贝一样给街坊们炫耀武松。

“我兄弟,打虎英雄,我兄弟!”

武松心里发笑,肯定是你的兄弟,谁也抢不走。

武松也见了嫂嫂,确实貌美。他才不觉得这妇人和哥哥不般配,哥哥这样好的人,配个天仙都不过。她也还不错,把家里打扫的也干净,对哥哥也不错,对自己也不错,是个好嫂嫂。

一切都这样好。

武松爱哥哥,所以也爱嫂嫂。他太爱哥哥了,要怎么回报哥哥呢?他想帮哥哥卖炊饼,哥哥却是不同意,在这些时候哥哥执拗得很,坳不过他的。那就对嫂嫂好些,嫂嫂对哥哥好,嫂嫂定然是好人。

一切都这样好。

武都头曾经这样想,自己就这样守着哥哥嫂嫂过了,哥哥爱卖饼就让他卖,自己做个好都头,嫂嫂就收拾好家里。过几年,哥哥嫂嫂养上几个孩子,自己帮着一起带,给他们养的高高壮壮的,给他们吃大块的牛肉,教给他们拳脚。

我们,都可以保护哥哥。

武松越长大些越明白,自己亏欠哥哥的,自己儿时英俊的哥哥为什么苍老起来,受人欺负。是自己,武二郎,他要报答他,好在哥哥不再长高了,自己可以保护他。一切都完完全全来得及,自己打了虎,成了都头,哥哥娶了妻,真好。

来不及了,突然就来不及了,武松从东京回来的一瞬间,看到门楣上的白帘子。来不及了,哥哥去了。哥哥最胆小了,他怕疼的,虽然总是装着厉害的样子保护自己。

傻瓜哥哥,武松早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你应该被弟弟保护了,可是,你不在了。

哥哥好狠的心,武松难受,自己亏欠他这样多,这样多。哥哥,这样好的人,这样淳朴善良的人,在武松看来,比英雄还要英雄。他不见了,留得武松背负这些亏欠。

潘金莲那美艳的脸面,恶狠狠的,武松看着这张脸,他好恨。自己编织的那个小院子里,那些美好的生活,居然有这女人,她,死不足惜。

武松喜欢别人叫他武二郎,比武都头、武行者还是别的都喜欢,因为他是二郎,他有个哥哥叫大郎。可是他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别这样叫他,哥哥哪里去了,他找不到了。他不想做打虎英雄,做都头,做行者,他只想做个武二郎,哥哥哥哥的在武大郎前面哄他,暗地里握了拳保护哥哥。

武松记得哥哥开玩笑对他讲“兄弟,你是天上来的,你是神仙是星君。”

也好,自己给哥哥报仇,罢了,再去天上和哥哥团聚。

哥哥会在天上吧,哥哥应该是神仙才对。



碎碎念(可以不看)

我就是发疯,我最近补新水看武大郎武二郎还是哭,真的很难受。善良的好人我真的没有任何抵抗力,兄弟两个也是真的好。

但是武大郎不是108,不是星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武松下凡渡他,结果被哥哥给渡了,被哥哥保护了,他们都可以回天上重聚。但是武松和武大郎是不一样的,他们很难相聚的,就是一个神和一个凡人的意外相聚。

“神倒是被人渡了,神还报答不得”

就是这样,所以发个疯送给武大郎武二郎,希望每个人都不要有亏欠有遗憾,唉。

表达不出来那种难过,真的难过。


对不起520发这样的难过疯刀,对不起呜呜呜

双武这个组合名字是随便写的

评论(8)

热度(3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