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糖炒苦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伦贵/七贵】现代AU 电话置顶

王伦×朱贵 阮小七×朱贵 新水参考

是48h活动的参与 详情请看大眼

又是一个新cp 现代小酒馆的爱情故事

看得开心!!


天上打了一个霹雷,但是声音发闷,雨却是不小。雨点噼里啪啦地就落下来,把本来就雾蒙蒙的山脚弄得更潮湿泥泞。天也暗,比寻常的夜晚还要暗,寻常黑的纯粹,今日那阴暗灰黑的天空仿佛有一处尽头,翻滚卷动着,吞噬一切。

“朱老板,借我们待一夜。雨下得这么大。”

酒馆里头的几个中年男子推了桌子上的酒瓶,嘴里已经不那么清晰了,倒还是有礼貌地强撑精神和老板支应一声。

“随便,坐一晚上也没人管。”

朱贵摔了夹在手里的一支烟,这天是真潮,烟都点不着,软趴趴得。抬头看了看那桌客人,得到允许后一个个倒头就睡,也不管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豆子和酒水。

看来过得也不是什么顺心的生活。

朱贵在酒柜里抽出一瓶酒来,他不怎么挑酒。又从水池里拿出一个杯子来,夹了几块冰扔在杯子里,才发现自己对着酒瓶子直接喝的。

酒馆外边又打了一个闷雷,一波更激烈的雨就这样泼洒下来。

和那日一样的雨天。

朱贵撂下酒瓶子,看着里面剩半瓶的发着点香气的液体,胃里翻江倒海。他有胃病,不是很严重,但是确实是有这毛病。理论上不该喝酒的,他也没这么爱酒,可是今天下了大雨,他一个人没什么事。

也没人管他喝酒了,王伦在的时候就不管,现在不在了,更没人管了。

王伦离开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大雨天,川蜀云南这边常常下大雨。那天他俩吵了架,其实他俩常常吵架,那天朱贵记得额外清楚。毕竟是见到王伦的最后一面。

“你咒我死吗朱贵?我死了你得多心疼?”

王伦喊完这话摔了酒瓶子就出门去了,酒馆的破门让他摔得要散架了一样。外边还是瓢泼大雨,打着闪电,一瞬间犹如白昼。这样大的雨,朱贵坐在柜台里,看着有点醉的王伦夺门出去,下意识地去擦脸上的泪水。指尖触碰到皮肤才发现,自己没有哭。

应该叫住他的,山村小镇下雨不是那么安全,但是朱贵没动,静静地看着王伦消失在夜雨里。

朱贵经营这家酒馆已经许多年了,这里与外界闭塞得很,时间久了朱贵也忘记自己如何来得这里开了这家说中式不中式,说西式不西式的酒吧。离这里不远就是很有名气的古城景点,但是一些自驾游的客人往往路过这里天就黑了,就会在酒吧歇一晚上,喝点东西。朱贵是很有经商头脑的,这个酒吧让他经营得很不错。

差不多就是那几年遇到的王伦,王伦是个考学多次失利的大龄学生。朱贵擦酒杯的那个下午没有下雨,是个大晴天,王伦闯进来,整个人颓靡丧气。朱贵抬眼看了他一眼,递了杯水过去。

来得莫名其妙的感情,王伦和自己。朱贵在感情破裂后常常思考,自己到底爱上他什么,自己想不清楚。王伦和自己,太互补了可能。王伦是个极其强势的人,他认定的东西他一定要得到,不过他不太顺遂,大多得不到但又偏激得厉害。朱贵不是,朱贵性格有些懒散,他经营酒吧这么多年,天使和人渣打眼前一过他就看得分明,他懒得计较这些事。王伦,王伦太不像自己了,朱贵琢磨着,自己可能爱他的那份新鲜感。王伦也憋屈,他多次的失利不顺让朱贵产生了可怕的同情心,这使得王伦在提出什么过分要求的时候朱贵都舍不得拒绝,看王伦失望难过,朱贵甚至觉得自己犯罪。

朱贵爱着,答应且满足了王伦欲望的宣泄。

朱贵以为自己可以拯救王伦,他本以为他可以。可是王伦,像是沼泽地里看上去平和的泥潭,扯着朱贵愈陷愈深。越来越疯狂的爱,越来越敏感的情绪,朱贵早就明白了王伦是个人渣的道理,可是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幅枷锁一样,丢不开。

“朱贵,在柜台上试试吧。”

那天王伦按了朱贵的腕子在柜台上,把他整个人推上去就去解他衣服。朱贵那天胃不舒服,因为要下雨了,空气很冷,他吃的不舒服,喝酒的时候王伦没再像最初的时候劝阻他。

“朱贵,放下!你别喝酒,你胃不好。”

很遥远的声音了,来自刚认识的王伦。朱贵麻木地把酒举起来,心里还是渴望听到那声劝阻。可是他听到的是王伦的那句。

“朱贵,在柜台上试试吧。”

朱贵发疯地抵抗,那天天气不好,酒吧里没有人。但这不意味着进行的过程中也没人来,更不意味着朱贵可以允许王伦在他日夜工作的柜台这里上他,太卑微了,太羞耻了。

朱贵给了王伦一拳,他其实身体素质比王伦还好。王伦可能没想到朱贵会打他,痴愣愣地看朱贵在柜台上坐直身子,他头发有点长挡住了猩红的眼瞳。

“你怎么不去死啊?王伦。”

警察给朱贵打电话的时候距离那场大雨已经一天一夜了,王伦被法医警察清理过的身体干净而且安静,有点像朱贵刚认识他的时候。

“是雨天山体滑坡吧,他从山沟里滚下去了,下山口的村民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就没气了。”

警察公事公办的声音带着些轻声细语,可能是照顾朱贵的情绪,毕竟那个时候的朱贵看上去过于镇定了。

“我们看了他的手机,联系人常用的就几个,你是唯一一个接了的。”

朱贵点点头,在确认死亡的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却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立场。又看了看王伦手机,通讯录里只有几个人,朱贵混在里面一点也不突出。

通讯录里连父母都没有,挺可怜。朱贵哧地笑了一声,想抬手擦眼泪却发现自己没哭。

“节哀顺变。”警察拍拍他的肩膀,看上去对朱贵的精神状态有些担忧。

“哦哦好。”

 

朱贵眨巴眨巴眼睛,酒吧尽头的那桌客人打起呼噜来,声音可以和外边的雷声雨声媲美,吵醒了朱贵半梦半冥的状态。他又灌了一口酒,迷迷糊糊发现自己喝得不是刚才那一瓶。不同牌子的酒容易醉,朱贵晕乎乎地打开手机。

拨通了通讯录置顶的那串电话,开了免提放在桌边。在一阵盲音后,机械的女声响起来: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朱贵挂断再比拨过去,听对面没有情绪的提示音再次响起来。

再挂,再拨…

“接电话啊王伦…”朱贵又灌了一口酒,指尖触碰到面颊的一瞬间他发觉到自己哭了。

 

“老板!不好意思!避避雨!”

三个看上去不大的孩子边喊边冲进来,声音不小,不过没把那桌客人吵醒。朱贵按按眉心,弯下腰去,胃里不舒服。

那三个孩子见老板没说话,就在离门最近的桌子那里站住了脚,带着点小心翼翼地打量朱贵。

“老板…电话说是空号…”

其中的一个男孩子试探着上前,要帮朱贵挂了这通他们听了许久的莫名其妙的电话。

“别动…”朱贵伸手抓了那孩子的手腕子,很细,皮肤很好。让朱贵混沌的头脑里联想到一种小青鱼,上蹿下跳的。

“你们…找地方…坐就行…”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朱贵对那三个孩子说。随后他好像坠入了一个无边的黑暗里,什么都听不到了,雷雨声,呼噜声,还是电话里的嘟嘟声。

再睁眼的时候天空早就放晴了,一夜大雨过后太阳尤其鲜亮。朱贵拿手挡了挡眼睛,适应了之后才能缓缓睁开眼。

眼前是昨天那个孩子,朱贵还有点意识,他半伏在桌子上睡得还香。朱贵扭头看,柜台上一片狼藉,打碎的杯子碎片,好几个杯子,他的热水壶,还有一包拆了的阿莫西林胶囊。

“咳咳…”朱贵咳了两声,看那小孩醒来从迷茫到无措。

“老板…你好点没有?”说着一个蹦跳就凑了过来。

朱贵起身把碎片收进垃圾桶,以免扎到这条小青鱼,随手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好了。多谢你。”

那孩子很不客气地接过水来,一面喝一面炫耀着。

“还好!还好我随身带了点药。”

朱贵把剩下的阿莫西林装好递给这个楞小子,睡了一个晚上他心情和精力都恢复了大半,今天天气也好,朱贵甚至有些开心,想要说些玩笑。

“有没有可能,我是胃疼,不是炎症了。”

看那小孩愣住了,有些可爱。朱贵心情更是大好,笑着去收柜台上放着的几张红票子。

“昨天那桌客人的!他们今天早上要走却不结账,让我教训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些够不够…”

朱贵听他又嘚瑟起来了,转过身来看他干净的眸子和有点泛粉的耳尖,把本来想说他们本来就是旧相识,给不给钱无所谓的话咽了回去,不逗他了。

“多谢你了。”

“那老板,我也先回家。”他说着就往外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一样猛地回身。

“你胃病严重吗?记我一个电话,要是不舒服了就和我打电话。”

朱贵推脱不过他,那孩子执拗得厉害,没办法就打开通讯录递给他。

“我叫…阮…小…七…”阮小七输了自己的名字,退出界面的时候瞅见了通讯录的置顶。

王伦。

阮小七扯扯嘴角,那个空号。

 

朱贵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几年前遇到王伦经历种种以后,还会再有一个阮小七闯进他几近平淡的生活。

朱贵看着池子里两条扑棱的鱼细细琢磨,阮小七是这不远处湖边的人家,正是上学的年纪,家里还有哥哥两个。这些都是阮小七第二次见面时告诉他的,那是那日大雨后的第三天。

阮小七一个人来的,带了些胃药。

“老板老板,胃药,我拿来了。”

朱贵不记得自己托他买药了,不过他自己肯定懒得去买,阮小七的好意也不该辜负。想了想,朱贵拿了钱给他,阮小七也没推辞就收下了。

阮小七一边冲了包胃药,一边眉飞色舞地给朱贵讲他的故事,把自己的身世来历讲得清晰,朱贵静静地听,一双眸子似有似无地在阮小七身上流转。

阳光的小孩子。朱贵有点子羡慕。

听阮小七把他自己的身世透漏个底掉,朱贵觉得好笑,这个傻瓜孩子,他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话不能随便给陌生人说。”

朱贵适时地递话进去,也让阮小七喘口气。

“朱贵哥哥不算陌生人。”

阮小七定定地瞅着朱贵,孤勇和信任来得莫名其妙。朱贵不自觉笑了笑,他没计较阮小七怎么知道了他的名字,他扯过阮小七有点紧张握在身边的手捏了捏,给了他个笑容。

“哥哥!鱼洗好了没有?”

阮小七突然从发呆的朱贵身后窜出来,着实惊了他一跳。

“就好了就好了…”

朱贵一面应付着,一面挽袖子,随后才发现自己压根不会收拾鱼。阮小七笑着凑上前来,推搡朱贵去旁边坐下。

“我洗我洗,哥哥去坐着。”

朱贵没办法,依着阮小七坐下来了,并顺手拿走 他刚搁在柜台上的酒。

“小小年纪别喝酒。”

“我不小了。”

阮小七收拾鱼头也不抬但还是顶嘴,声音软糯又倔强。朱贵好笑,推了酒喝瓶水又问他。

“怎么就不小了?”

“我…我到了要喜欢人的年纪了。”

阮小七猛然抬身起来,在朱贵眼里,就活像一只小青鱼。此刻这只小青鱼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自己,目光直白而诚恳。

“喝酒总归是不好的。”

朱贵无力地辩解两句,鱼是小七带来的,也是小七收拾的,但现在没来由的朱贵觉得浑身乏力,累得厉害。

他太炙热了,朱贵捏了捏搁在桌子上的自己的手,纤细且冰冷。

短暂的沉默。只能听到阮小七刮鱼鳞的声音,沙沙作响。朱贵这里却乱得很,他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盖过一声。

太安静了,这使得朱贵赤裸地站在被感情所剖析的自己面前。这在王伦之后,是被朱贵完完全全禁止的。他原本以为自己丧失了爱的能力,他原本以为自己不配再爱了,即使他什么都没做错。但这无疑是他对自己的保护。

可是他遇到了阮小七。

一只闪着金光的小青鱼,摇尾抖鳍就翻腾了他整个古井无波的生活。

“喝醉酒怎么不好?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再喝。要是喝难受了,我就给电话置顶的朱贵哥哥打电话。哥哥?总不能不管我吧?”

阮小七索性搁下了鱼,带着点叛逆地拿过刚才朱贵放下的酒,趁着朱贵还没有拦他,也不找个杯子,嘴对瓶口的就开始喝。

“小七…放下…”

朱贵听他提到电话置顶,头脑一阵雾水。突然意识到这孩子把自己放在了置顶,心里好像吃了一口蜜杏,说甜不甜说酸也不酸,还那么弄的人心里麻酥酥的。

不过还是拦酒更重要一些,阮小七喝的太猛,这会儿已经靠在柜台上咳嗽。他的小脸现在粉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咳嗽还是悸动,朱贵没来及想这么多。

“好了,好了,别喝了。”

朱贵去抢他的酒瓶。

酒瓶子意外的就拿了过来,阮小七听话地就把瓶子还给朱贵。只是朱贵还没来得及放下,自己的侧颊就贴上了阮小七软糯的嘴唇。

他的唇是凉的,许是刚才喝了酒的缘故。朱贵比阮小七高些,因为刚才拦酒,所以无意识地低了些身子。此刻,阮小七将唇贴在朱贵的脸颊上,带着依赖和固执,又有一点小心翼翼。

“哥哥…我…喜欢你。”

朱贵挣扎站起身来,看阮小七绝望失望的眼神,几乎要垂泪下来。

“小七,喜欢的亲吻是嘴。”

朱贵低下头去,把阮小七整个环住,锁住他微微颤抖的双唇。

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亲吻,那双唇听话服帖得很。朱贵不是没有亲吻过,但其实王伦不喜欢。王伦更喜欢做实事,他的亲吻往往草草了事,极度敷衍。在王伦看来,亲吻只是做爱前要进行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步骤而已,他不愿浪费时间。甚至到后来,亲吻似乎成了一种惩罚。王伦喜欢在朱贵的唇上留下伤痕,喜欢看他几乎窒息的神情,喜欢嘲讽他因亲吻而微微失神的目光。

阮小七不同,这双唇乖巧,但又带着一点点小心翼翼的试探。朱贵在气流之间品味到了丝丝酒气,是刚才阮小七喝的酒。明明是烈性酒,在阮小七嘴里却品出极其青涩的味道。

阮小七的双手轻轻的搭在朱贵的腰上,揉捏他没有几两肉的腰肢。

“等到晚上,现在先吃鱼。”

朱贵松开口,看阮小七失去焦点的目光和因喘息通红的脸颊。他想他敢再去爱一次了。他怜爱地在阮小七眼窝处轻轻一吻,随后回身去把池子里收拾好的鱼扔到锅里。

阮小七回神来看他,锅里泛起来的水雾气把有些瘦弱的朱贵拥抱结实,很温馨的感觉。阮小七咂咂嘴,嘴里是甜甜的香气。

朱贵不应该喝酒,因为他胃不好。但是他本身就是酒,清冽醉人不自知,看上去浑身戾气,其实极为善良平和。

阮小七得意地傻笑,他爱上朱贵了,真好。

 

朱贵在把鱼翻面的时候被阮小七在背后抱住,环腰抱住的那种。很像偶像剧的情节,朱贵暗自好笑到底还是小年轻,也没挣脱。

听着锅里微微发出的咕嘟声和阮小七羞涩的小声低喃。

“我手机随时开机的,哥哥”

朱贵手搭上了阮小七的手。

阮小七趁朱贵做鱼的时候偷看了他的手机,没有密码,只要轻轻地一划就解开屏了,和朱贵一样简单的人。

好像是要证实什么一样,阮小七直接点开了通讯录。

电话置顶的位置不是王伦,那里躺着他最熟悉的名字。

阮小七。

【水浒段子】不如吃茶去(2)

继续拟茶,没有格式就是发疯

本篇有柴进,花荣,武松,朱贵

因为很爱喝茶所以有的这个脑洞

我觉得有意思有想法的都会写

我真的越来越佛了嗯嗯

祝看得开心!


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

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柴进--普洱茶

普洱茶,其种类有许多,普洱绿茶、红茶、还分生熟。这些都可以和柴进有些关系,柴进看似顺遂富贵的生活有别人不能懂的苦楚,这些都是普洱的特点。所以说无论是老班章普洱还是古树普洱,普洱独特的品味风格始终有些神秘的。普洱冲泡的时候是有些毛茸茸的叶,它的茶汤是橙黄色的,叶是紫的,一切都是高贵醇厚而神秘的模样。普洱爆火,是商业和高端茶叶的代表,这都很像柴进,但是柴大官人是有些高贵疏离的,也是极宽阔的,让人摸不透他。只有神秘的,特殊的茶香。


花荣--茉莉白毫

茉莉白毫是茉莉花茶的一种,茉莉花茶是流传最广的茶之一。不喝茶的人也都多少知道茉莉花茶。其主要是将茶叶与茉莉花一起制作,茉莉白毫是绿茶的茶胚。花荣是茉莉花茶,绝不仅是因为他名中带花,花荣和茉莉花一样的,是香甜的是“人间第一香”。不是城府深的悠远的香,是纯粹的干净的香。或许点缀一点茉莉花,或许没有,就是花荣的感觉。简单的温暖的用茉莉花的清香包裹你,银针白毫的茶叶就如同花荣的弓箭,是少年的那种美好,澄清的茶汤,就是花荣。


武松--铁观音

武二郎是不容易用茶拟的,武松原本应该是酒。后来我想,铁观音或许合适。铁观音是青茶,它的口感是极其清冽的,单纯简单的那种,就像是武二郎最初的模样。其实武二郎一直是直爽嫉恶如仇的,是敢爱敢恨的,这就是武松。铁观音也是极其有名气的,它的茶叶和一般茶叶不同,它枝叶大且厚,泡开之后是开展的叶片。是浓香的茶,但是却是青绿的模样,它要经过炒青等工艺的,它的味道会苦的清冽回甘是兰草,但是它的模样始终是青色的模样。它是鲜绿的样子,却是苦涩幽香且醇烈的味道,和好酒一样要品要审,这便是武松。


朱贵--正山小种

是红茶的鼻祖,不知道是否去过武夷山,那里山中会有些茶摊,大多会请客人喝正山小种。就是这样,会想到朱贵,那些小茶摊和与客人谈笑风生的掌柜。正山小种不如大红袍出名,但它是远出国门,到国外贵族中的茶品类,就是这样,正山小种是善交际的,它适合交友适合日常说笑的饮用。它是带有天然花香的,和掌柜一样是有吸引力的,淡淡的诱惑,不易察觉也不宜脱离。色泽乌润,汤色红浓,也是要熏制的茶,它的茶汤极为漂亮,要比大红袍还要红。它的香就勾着你一步一步陷进去了。可能不是起眼而闻名的茶,但是它是那山水间,散发香醇的茶,正山小种,这个名字也是雅的,朱贵就是如此。


没格式了,想到什么写什么(喝茶)

会有第三期

【水浒】梁山泊甜品店4.0

今日最后推出三款蛋糕卷

有一些蛋糕可能由于时间和我了解还不透彻的原因还没有做就是

如果将来有机会一定会画的

甜甜·开心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碎碎念:要线下课了就是很麻,会忙起来,这个系列更新会慢。

虽然我不会画画,但是无意识吃蛋糕创作的这个系列被大家喜欢真的很开心,都是好可爱的人啊(泪目)

可能还会有一个特殊款,有时间会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