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糖炒苦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水浒段子】不如吃茶去(1)

拟茶?我也不清楚

我是一个极爱喝茶的人嗯嗯(老年)

本篇有宋江、吴用、林冲、鲁智深

就是一个小脑洞,会一直写的,我觉得很有趣

大家多喝茶水!喝得开心!


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

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宋江--大红袍

茶如其名,是指茶汤,更是指一身官袍,红袍加身,一生功名。大红袍并不是那么好界定的,有些人认为是红茶,有些人称它为武夷岩茶,其实它是乌龙茶。这些茶类的分类模糊不清,正如宋江一样,万人评说各异,但大红袍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他不计较评说,他是浑厚香高持久,耐冲泡的茶种。大红袍具有禅者意,宋江也是。


吴用--碧螺春

洞庭碧螺春,清淡悠长,嫩芽为好。茶汤极清,翠碧诱人,味道清香流传广。茶香和花香相交,让人捉摸不透。正如吴用一样,你见他第一眼,茶汤清淡,你以为他只是一普通学究,却不知他背后的一切,难以捉摸。碧螺春入口清苦,后味回甘,然则大家都记得它的苦涩。碧螺春茶条卷曲,极为雅趣,冲泡犹如春雪浪卷。碧螺春雅致君子,吴用也是。


林冲--安吉白茶

安吉白茶,清淡极致。形如兰蕙,茶叶鲜绿,就是那青衣官人。安洁白茶是极为纯粹的茶,茶汤嫩绿鲜明,芽叶多多分明,这便是林冲,简单纯粹,不求浓烈,淡淡甘甜。他是没有苦味的,只是微微甘甜,从不是浓烈的味道,嫩芽芽内掩了银豪,他藏了锋芒,求得安稳。温和环境,白绿嫩芽,产量极少,这般单纯的人和茶向来不多见。安吉白茶纯粹至极,林冲也是。


鲁智深--六安瓜片

是十大名茶,但是不是侵略性的名茶。它的味道很淡,具有历史和文化内涵。这就是鲁大师,檀香也好,诵经也好,和瓜片茶一同都是静心的事物。六安瓜片是无芽无梗的茶叶,它是无牵挂的茶,是真正空空境界的,梗是木质化了,随着俗世脱落开来。茶味是浓而不苦,香而不涩,好似长者,但又赤诚,炭火微烘,也可能是莲台下的香火气。六安瓜片是超脱的茶,鲁智深也是。




会往后写的,我好爱茶叶

想到谁写谁,没什么顺序

希望大家都爱喝茶,传承我们的茶文化

(正起来了)

对不起公明哥哥

但是

我太喜欢这个梗了

对不起对不起

【宋吴宋】现代AU 牢

吴用×宋江×吴用 无差无差

架空时间架空世界,生活很美好

会有严重occ!会有car!刀子可能!

这两天看的恐怖游戏给的思路就是

(愿世界对每个好人善良)

看得开心!

 


潮湿的海风卷了几声海鸟的鸣叫,听着嘶哑又压抑。这是梁城的第二监狱,在半个荒岛上的一个监狱,本来要废弃的,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使用了。来这里的犯人,大多不好惹。

“这几个是新来的犯人。”

典狱长抱着手看了在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肥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西方的奶油浓汤一样,凝固油腻。

押送的人狗腿子地凑过来。

“郭厅长,这几个都是从别处调过来的,身体素质还不错,档案也都处理好了。您看?”

典狱长的嘴角微微扯了扯,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拿了条烟放在押送的人手里。

“麻烦你了。”

 

几个犯人只是在监狱外边站成一排,他们等着人来带他们洗浴换衣。一面害怕一面瞧着,都说这个监狱吓人,仔细看了却觉得环境挺好,铁窗石墙都翻修得挺新的。

“哥们,你犯什么事进来的?”

“抢劫,不小心伤了人。”

“你呢…”

几个人交头接耳的,最后他们发现了队尾的小个子。

他还穿着一件衬衣,青绿色的,衬衫尾部扎进底下的裤腰带里。长得不高,黑黑的皮肤,戴着眼镜,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你!你叫什么?”

那人感觉旁边的人拍了自己一巴掌,使劲不小,整个后背都麻了起来。他轻轻地抬了抬头,努力平视他们。

“宋江。”


评论里找



在离开前,宋江又去了那座岛。

一切都封闭起来,铁门石墙,全都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只有讨厌的海鸟嘶哑着嗓子盘旋在楼顶。

宋江在阳光下点了一根烟。

他记得吴用临晕死前的口型,

“好好活下去。”他说。

他答应他。 

【水浒】梁山泊甜品店

今日开业

推出三款蛋糕卷

吃着甜的会让自己开心


等外卖的时候画的就是可能和吃有点关系

根据后续反响持续推出新品嗯嗯

笑死我了我又发疯就是

高亮:不会画画!画着玩的!

【水浒段子】既入梨园

随机短打发疯了个小段子

最近在听戏所以搞了个梨园背景

很随意的感觉,对戏曲文化不精,有错误就道歉

快乐开心轻松风格,会有ooc和年龄不准

随机打几个人物tag,打扰致歉

祝看得开心!!


宋江

他生得黑,身量也不高,眉目长得倒是有些风姿,年龄虽不比别人大些,奈何进班早,戏班里的大多孩子都喜爱跟着他。戏班的班主也偏向他多一些,戏班的先生们倒也是喜欢他,不多责罚他,甚至还请了做戏服行头的师父做了新衣给他。


“师父莫要责罚师弟们,若师父气不过,我代他们受罚就是了。”


吴用

整个戏班里最安静的一个孩子,喜欢一些扇子翎子的东西。他长得白嫩,面容俊秀,唱腔清冷。他练功总是比他人刻苦一些,少来抱怨,从不流泪,哪怕班主的板子打在身上他也不哭,只是皱着眉吃了疼痛。大家都知道他极聪慧,常哄得班主免了整个戏班的责罚。很有主意,是很多事情的指挥策划者。


“我料定这些腌臜泼皮,是不配听我的唱词的。”


林冲

是班子里最乖巧的孩子,他长相虽然凶些,但实际上是极为乖顺人,说话从不高声。他技艺极高,对戏曲悟性也强,常常带了班里其他师弟练习,然后在他们受罚时偷寻了药膏来安慰他们,劝了师弟们再勤加练习。面对街巷里调笑他们的泼皮,常护了师弟们回院子再回身和他们计较。


“我虽是极平和的人,那也容不得你在我这里撒野。”


卢俊义

原本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只因为家族败落才无奈进了戏班。生来的富贵俊气,却没有这样的臭脾气。为人很是和气, 更爱武戏多一些。因为家境好,曾经看了许多堂会因而资质比旁人好些。因为人实在,常被师弟们忽悠,替师弟们顶罪,他也只是笑着一应收了。


“你们这些鬼头,就知道欺负师兄我。”


鲁智深

戏班上身型最为魁梧的孩子,比别人要壮实许多,连班主也不敢轻易打他。但其实他脾气很好,赤子丹心,最爱与大家说笑。最讨厌一些繁文缛节,其实心思细腻,很会开导别人,对很多东西都很豁达。是整个戏班里公认的好人缘,甚至能和巷子口里的泼皮打好关系。


“下次若有人欺负你们,你们就说我的名字。”


柴进

是戏班里最特别的一个人,他家世好,进了戏班就纯粹是爱好而已。他喜欢华美的戏服,不单自己买,还给同戏班的师兄弟都买。他每次来练功都会带一批家丁来,拿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再结交各路的朋友来捧场。甚至听了师兄弟们想要上台,还可以包了戏院给他们练习。


“就这点子钱也敢请我的师兄弟唱戏?”


燕青

原本是卢俊义家里的玩伴,后随着卢俊义一起入了戏班。他本不想在这戏班子的管制下,不过现在无处可去,便借此处安身。他更爱去戏班乐队,萧琴都会一些,整个人古灵精怪,时常讲些笑话哄着大家开心。会练些拳脚背地里教训欺负人的小混混,再来师兄弟面前讨要夸赞。


“小爷不要唱戏,你能奈我何?”


花荣

是个长相极为俊俏的小生,和戏班的孩子们玩投壶永远是胜者,在大家一起训练的时候会疼得累得眨着眼睛然后柔声柔气地安慰别人。最是听话的孩子,班主从不责罚,他就小心翼翼地帮别人也免罚,然后转身朝师兄弟们暖暖一笑。


“别担心,我都会给咱们处理好的。”


朱贵

很会算钱的孩子,只会对自己的师兄弟真心相待,最会利用自己不错的长相和技艺。在巷口见了要听戏的富豪就挺身而出,然后扬起笑脸把这人身上的银两全都赚到手里来。转头把钱分给师兄弟们,给大家买糖葫芦吃。是戏班里的千里耳,听了有趣的事情就传说给大家。


“钱是很重要的,但是和你们相比,那肯定是身外之物。”


武松

是街口卖饼那孩子的弟弟,在戏院子里混个日子。十分喜爱武生的戏,常常自己偷买了酒喝醉了练习。和大家打成一片,拿了哥哥没卖完的炊饼分给大家吃。在戏班得的钱都给了哥哥,并联合整个戏班的孩子搅黄了自己哥哥的亲事,因为听闻这女子风评不佳。


“我武二就想守着哥哥,和你们在一处快活。”


杨志

整个戏班里最别扭的孩子,不怎么会说话,也不爱说话。倒是名家之后,自小就在戏班里长大。脸上又块小小的胎记,所以总是拿行头挡着。和旁人吵架了就气鼓鼓的,自己在一旁练功,势必要做梨园里最有名的角儿。是在背后帮了师兄弟们还撇着嘴不承认的别扭性格。


“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闲事。”


公孙胜

戏班里神神秘秘的孩子,连发髻都和别人不同,头发会微微打卷,整天看一些周易八卦书。班主好像怕他,从不指责他,即便他有时不来练功也别无二话。戏班的孩子都说他是神仙变得。会些戏法,变幻了东西哄小师弟们开心。


“看你印堂发黑,不久有血光之灾,怎得还有闲情逸致来看戏?”


张顺

戏班里的开心果,是水边长大的孩子。夏季戏班无事的时候会带师兄弟去河边,偷捞了鱼带回来烤着吃。爱笑爱闹,什么苦都可以吃,练功时会强打着精神振奋师兄弟。会师哥师哥叫不停,谁让他帮忙他都积极应下。


“不就这点事,来,我帮你一起做。”


石秀

真正的老实孩子,实在心眼子,认真听班主和师哥的话。很能干,冬天冷的时候他就乖乖去山上打了柴给大家烤火用。班主罚他,他就乖乖垂了脑袋,会不吃不喝地练习自己不会的东西,真的很拼命。倒也不是喜欢这个事业,只是想和师兄弟们在一起而已。


“记下了师父,我一定好好练功。”


没有先后排名之分,想到哪个写哪个。

没有文章写了,卡文了

给大家提个诗吧哈哈哈哈

两个版本的

(我还是喜欢白底黑字)

打了公明哥哥的tag打扰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