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糖炒苦瓜

欢迎来到我的发疯基地

【卢燕】水草

卢俊义×燕青 央水新水应该都可

之前的被屏了 重发

水里的文 简称水文

看得开心!


卢俊义坠入水中的那一刻,痛苦已经减少大半。朝廷放得是水银还是什么别的药物,他已经懒得去琢磨,总之现在并不那么痛苦。

刚坠入水中的时候,离船上还不远,他也还没下坠太多,仍能听到船板上的仆从卢大人卢大人的喊。

慢慢就听不清了,他在缓缓下沉。耳边满是水荡来荡去的声音,夹杂着几声泡泡爆破的闷响。

卢俊义现在处于将死不死的状态,他自己清楚,到底是交代在这片不怎么清澈的水域里。

他试图睁开眼睛,却看不清水下混沌的世界。总归是脏的,浑的。

感觉脚边划过湿腻的东西,八成是只鱼。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葬身鱼腹,说起来好笑。河北玉麒麟让几只腥臭的鱼吞进肚去,是丢了麒麟神兽的面子。

不过现下也无需考虑这些有得没得。

睁不开眼睛,所幸闭着眼想些事情。毒药的劲过去大半,在嘴中甚至有些回甘,混着涌进来的河水,发了甜腻的味道。

卢俊义清楚,那是他的鲜血。

也不知道染红了多大一片水面。

卢俊义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的生命正在流逝,他能感觉到,那灵魂一点点的抽离自己的肉身,突破层层河水往上去。而他的肉身正在一点点下沉,空气稀薄,腥味愈加明显,他最终会沉到河底。

他很想叫一声小乙,没什么理由,可能是寻求一个安慰。可惜他不能发出声音,无论是没什么生命特征的身体本身,还是那个怕被灌一大口水的潜意识大脑。

他的燕青,卢俊义一直觉得自己收养了比水草还要没有依靠的燕青是他极为自豪的壮举。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可以成为燕青的依靠,燕青需要卢俊义。

现在看来也并非如此,卢俊义需要燕青。

卢俊义本高傲地以为燕青是离不开自己的,他应该是燕青不能割舍的那部分,掌控权是在自己这里。如今缓缓下沉中他恍然明白,他早已不知不觉地依赖了燕青,他才是离不开小乙的那个。

水温变得冰冷了一些,刺激着卢俊义几乎停止血液循环的肌肤,应该是沉到更深处了。

或许自己一直都是依靠燕青的,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自己要丧命公差手下的时候。他实在是鬼机灵的厉害,卢俊义武功高超又能如何,他现在明白自己到底太单纯些。

讲到单纯,卢俊义僵硬了些的唇角还是上扬了点。他想起与燕青的第一次,自己那被狠狠克制压抑的心思,在那晚的酒气蒸腾下喷薄而出。燕青早不再是一个孩童了,他精壮的身躯被卢俊义扣在身下,卢俊义喘着粗气吻上小乙新纹上的花绣。

卢俊义自认为自己是绝对赤诚的好汉,可是那晚他确实装了醉。他把小乙压在身下的时候,心里矛盾地拉锯,他居然希望小乙悖逆地把有些醉的自己卷在地上,然后穿好他的衣袍出门去。

可是燕青抱住了他,他的主人。

进去的时候,燕青不谙世事的反应轻微抖动,抓紧了身下锦绣的褥子,身体浅浅摆动,将床榻的被褥扭成了将要腾空的燕子的模样。他眼底还带着微微水光,乖觉地把头靠在卢俊义的肩旁,虔诚地吻上他的侧颊。

卢俊义完事后装得迷糊,甚至想一直糊涂下去来掩饰那背德过后的悔恨和尴尬。燕青极为乖觉,翻身下去打水来给装睡的卢俊义清洗。卢俊义最终握了小乙那颤抖的手,表达了那点歉意。

“小乙永远是主人的。”

卢俊义记得那夜的小乙,目光闪烁,比星辰更明一些。卢俊义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满足,卢俊义想自己做了对的事情。

触感已经完全丧失了,否则卢俊义很想紧闭双唇再去感受那种亲吻。燕青后来是有些有恃无恐,但是他的小乙从来不让他讨厌,他是个年轻的孩子,在接吻的时候会紧紧地贴合在卢俊义的唇上,眼睛却还细细打量他主人的神情。在确保主人不曾生气后,加深这个吻。

“小乙永远是主人的。”

卢俊义在水下仿佛听到了这句还算青涩却坚定的回答,小乙…小乙…他却离开了。

卢俊义本不该对朝廷抱有美梦和幻想,可是他到底热爱安稳,他想念他的卢府和那无忧无虑的生活。生活里有一个燕青。卢俊义于是又一次单纯地选择了这条自己潜意识里也不怎么放心的道路,即使它的尽头是浑浊的河水。

“小乙去矣。”

小乙离开的时候留出泪来,唇红齿白,走得还算干脆。卢俊义很想去抿掉那两点泪痕,可到底没伸出手来。他不想牵绊小乙。他自始至终都希望燕青做只自由自在的燕子,腾空而起。哪怕有时候会有私心给他打造一个牢笼,困住他,但是卢俊义克制得极好。但是燕青,哪怕是天空中的燕子,他却安静地乖巧地待在卢俊义身边。

这让卢俊义忘记了,燕子真得是会飞走的。

那天真正到了,卢俊义才明白这有多痛。

不过,他还是让燕青飞走了。他清楚他的小乙多优秀,无论是什么路他都走的平坦。悲痛到底就给自己多一些,在夜晚低喃小乙而无人回应后,多抱一床被褥来蒙骗自己有他在怀里,自己起身对着残月发呆。不知道这只燕子飞去哪里了。

春天燕子会飞回来,可是卢俊义没等到自己的春天。

卢俊义有点自欺欺人地克制自己不去想小乙,自己是主人,自己应该像往常数次想象得那样让燕子离他而去,管它天高海阔地飞。自己作为主导者,也应该拿得起放得下。

总归是自己骗自己。

叫卢俊义主人的人依然很多,但是卢俊义渴望听到的那一声再也不曾响起。

都说人死去时最后丧失的是听觉。

卢俊义冥冥中听到了那声呼唤。

“主人!”

睁开眼,燕青半裸露着上身练习棍棒,见卢俊义走来便丢了棍棒,笑脸盈盈地前来。

应该是要和自己比试相扑,笑得开怀纯粹,映衬着院落里的梨花开得灿烂,香气扑鼻。日光倾洒下来,整个院落欢声笑语得暖。

卢俊义伸出手来握住小乙伸过来的手。


卢俊义躺在河底,手里紧握着半截鲜绿漂浮的水草。

【卢燕】现代AU 吻

卢俊义×燕青 央水新水均可

是金主和大明星的俗套故事哈哈哈

开一个新cp 艰难复健啧啧

祝看得开心!!



燕青又一次攥紧了袖管里的拳头,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指尖又留下了一道半月牙的印记,深浅不一。

这是他今晚第三次攥紧拳头了,然而下意识地感觉到灯光和摄像机的追随,燕青再次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来。朝着镜头和身后的影迷观众。

总之不是与自己相隔有些距离的卢俊义。

卢俊义,燕青签约公司的老总,这个圈子里真正的钻石王老五。明面上,燕青的老板。私下里,燕青的。


平 伦 里



“我回家等你。”卢俊义摘下来自己的领带,给许久没回神的燕青套上,拉高了他的领子挡住了这个记号。

“好好表现。”